权威资讯 最新报道 尽在安徽和谐与法网  WWW.AHHXYF.COM


金寨: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时间:2013-05-23 19:33:31  来源:  作者:冯克钧

内容提要:

我清楚地记得,十几年前父母等我回家的情景。那天是周末,本应是我回去看父母的日子。转过墙角,看见衰老的双亲并排坐在老屋屋檐下,伸着脖子,凝望我回家的路口,那模样不禁让我酸楚不已。父母含辛茹苦倾其毕生培养了我,现在他们已经老了,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也该是我孝敬他们的时候了。羊能知跪乳、乌尚懂反哺,况且我们人啊!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孝行,下面我来讲述一些艰辛而幸福难忘的家庭往事。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我清楚地记得,十几年前父母等我回家的情景。那天是周末,本应是我回去看父母的日子。转过墙角,看见衰老的双亲并排坐在老屋屋檐下,伸着脖子,凝望我回家的路口,那模样不禁让我酸楚不已。父母含辛茹苦倾其毕生培养了我,现在他们已经老了,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也该是我孝敬他们的时候了。羊能知跪乳、乌尚懂反哺,况且我们人啊!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孝行,下面我来讲述一些艰辛而幸福难忘的家庭往事。

大家里的“一把手”

  我的家庭既平凡而又特殊,特殊在爸妈年岁大,哥哥身体差,难以当家理财,嫂子是个忠实人,侄儿侄女在外读书。七十岁前老爸身体硬朗能当家问事,然而随着年岁逐增已是力不从心,家里只有我能挑起这副重担。从家里的油盐酱醋等芝麻小事,到亲戚邻里的礼尚往来,直至大笔开销,完全由我来承担,我挑起了全家的经济大梁。因此我成了家里真正的“一把手”。

1998年侄儿以优异成绩考取安徽财经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学费、生活费毫无着落,甚至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为侄儿能上学,我脱下新买的羊毛衫,找亲朋好友讨来合身的衣服,东拼西凑几千元,如期让他到学校报到。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几乎全靠我操心准备。我妻子是位医生,二老生病住院的医疗费除参加工作的二姐支持外,也是我全力负担。侄儿大学毕业考入北京国企上班,由于家庭分文不能支持他在京买房生活,所以不忍心让哥承担二老的经济开支。对老人的负担从未提出与他均摊,更未抱怨任何姊妹。

  近几年爸妈已年近九旬,哥嫂也六十出头,侄儿远在北京,侄女出嫁,家里4位老人的生活更是让我操心。为丰富他们生活,我为家里买了新彩电,安装了有线电视。哥嫂挑水不便,家里吃水困难,我拿出二千元打了一口井,买了相关设备,让他们喝上了自来水。2006年以来,妈妈双眼失明后,爸爸老年痴呆,哥不会做饭,平时只能靠忠实的嫂子做点简单的饭菜。一到双休日,我亲自买菜做饭,让四位老人每周都能吃上可口的饭菜,改善他们的生活。爸爸摔伤瘫痪后,每月的纸尿片、卫生纸和牛奶等物品都要几百元,我都默默负担。实际我的小家庭经济也不宽裕,县城买房负债十几万元,儿子读书一年也要上万元,夫妻俩的工资几乎月结月清。由于父母全靠我,经济上我只能刻薄自己来孝敬父母。2002年我调到梅山工作,平时生活节俭到不能再节俭,早上几乎从不买早点,都是自己在家烧,中晚餐也就是一个菜。为培育姐姐和我,父亲一直没盖上新房,八十年代初,我家尚住四间破草房,父亲晚年的时候,看到姐姐、侄子和我都走出山区有所作为,也都懂得潜心尽孝,他老人家甚为欣慰。在一次谈心时,爸对我说:“你曾吵我说不盖新房,现在你明白了吗?你、你姐,还有润禾(我侄儿)都是我和你妈盖的楼房呀!”父爱如山,为让二老住上新房,我参加工作第三年,拼凑借钱拆掉了几十年的旧草房,盖了三间砖瓦结构的新房,将自己结婚的新房及家俱全部让给爸妈,好让他们安度晚年。

常回家看看

  1989年我由原三合乡政府调至金寨县法院工作。考虑到父母年迈,家庭生活困难,我主动要求到家乡所在的双河法庭工作,小家虽住在单位,但我一有闲暇,就回到老家帮爸妈做家务,干重活。那时爸妈的身体还很硬朗,生活能自理,我养成了有家就回的习惯。儿子上学后每逢周末,要么带着回去看看爷奶,实在太忙,就叫他独自回去看看。从1998年起,我养成了早起跑步的习惯。从那时起,我几乎每天都跑回老家,给两位老人报个早安,带去早点,陪他们说说话。2002我工作调至县法院机关,十几年来,每到星期六,我都要买好爸妈想吃想要的东西,哪怕再迟也要回去看看爸妈,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周日不回,也要叫妻子抽空回去道个平安。

做 饭

  到县城工作后,我感到父母亲身体一天天虚弱,生活不便。此时此刻,我体味到了“父母在不远游”的道理。为了弥补在县城工作不能照顾父母的缺失,十几年来,除因工作原因,每逢双休日,我都能做到一大早买好爸妈爱吃的早点,备好两天的荤素菜,小跑回家,让爸妈吃上热腾的早点,亲自下厨做上荤素搭配的菜肴,陪二老共进中、晚餐,还亲自给爱喝酒的老爸斟上酒,静静看着爸妈品尝我的手艺。此时此刻,我感到特别自豪和幸福。

我为妈妈唱首歌

  2006年春,妈妈因白内障手术失败,双眼失明。一个曾经见得光明的人突然陷入黑暗,可想而知身心是多么的痛苦!我心如刀割,但又无力让她重见光明。2008年冬天的一个深夜,妈妈怕影响我工作,连累我的生活,思前想后吞下了自己的一对金耳环。得知消息后,我半夜打车从县城赶回老家,安慰老妈。为了减轻她的痛苦,鼓起她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我一有时间就给她打电话,听她的唠叨,还专门买了小收音机和随身听让爸妈听京戏和歌曲。每逢出差或星期天总是变着法子买些各式糕点、果品带给爸妈。妈最爱吃的六安绿豆丸、绿豆糕有空就买,妈最爱吃的羊肉、鱼,也是变换花样地做给她吃。周日回去后,总是拉着妈妈的手,让她摸摸我的脸,依偎在二老的身边,牵着妈在屋里屋外转转。妈最爱听我唱歌,我就专门为妈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儿行千里》、《母亲》等歌,看到妈开心了,情绪稳定了,甭说我多开心。

爸爸生病的日子

  大约从2008年开始,爸爸已有些老年痴呆的症状,特别是近几年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在他去世的前二年,他总是自言自语地讲:要回家,要回家。为了却老爸的心愿,我专门包车带二老回趟老家,带到老家的庄里庄外,让他和老亲旧邻叙叙旧,专门接他到我县城的新房住几宿,让他自由的随地吐痰,胡乱拿东西,甚至在床上尿湿床单被褥,让他开心地度过最后的岁月。每次回去我总是象待小孩一样给他洗澡,定期带他理发。2011年腊月的一天傍晚,爸爸不幸摔了一跤,髋骨胫骨折,由于年事已高又加之老年痴呆不能手术,躺倒后再也没能起来!卧床近半年,平时哥哥陪护。每到双休日,我就回去陪护,白天喂饭喂水,夜晚擦洗身子,端屎倒尿,一夜几次换纸尿片、喂牛奶,几乎夜不成眠。记得在爸临走的最后一个星期日早上五点钟,我给他换上纸尿片,轻轻地喂蛋白粉。他那时几乎不能吞咽,眼看着半小时过去了,一杯蛋白粉还剩一半。我就贴着爸的脸,嘴对爸的耳朵说:“爸,快点喝呀,儿子早上还要赶车到梅山上班啊!你喝完这杯奶粉我才能放心走,安心工作啊!你的身体才能恢复啊。”弥留之际的老爸似乎听懂了的话语,从噪子里微微发出一点声音,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将半杯奶粉喝完了!没想到这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喂他饭,最后一晚陪伴他。上班后的第三天,爸走了!安心地走了!我的老爸真是一息尚存仍牵挂,呕心沥血为儿孙。爸爸给了我最后的理解,最后的爱。

  人们说百善孝为先。我想,既然一切的善行修为都莫过于孝。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长期的经济负担,精神体力的透支,我也有疲惫的时候。当时我还在院办公室担任负责人,一星期工作上的劳累,回到双河自己的小家我多想睡个懒觉,或是等到下个休息日再去陪父母,但转念一想,垂垂老已的父母每天每刻都在盼我回去,我不能让父母的盼望成失望呀!古人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对父母的孝敬不能等待,不能怠慢!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人类社会最美好的元素,因我的践行而让我收获了同事和众乡亲给予我的赞誉。为此,我感到欣慰。因为我在行孝中让我辛苦一生的父母在垂暮之年得到较好的赡养和照料,从而让我的心灵得到安宁;也因为我的孝行带动着感染了一些人。孝,让亲情凝聚家庭和谐;孝,让心地纯洁正气弘扬。为此我坚定地认为:孝是为人最基本的品德,人类最美好的元素。为此,我要继续尽孝于我年迈九旬双眼失明的母亲,继续关心体弱痴呆的哥嫂,并教育我的后辈要认真传承。(作者系现任金寨县人民法院副院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资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