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资讯 最新报道 尽在安徽和谐与法网  WWW.AHHXYF.COM


青岛1年斥资40亿植树被指形象工程遭质疑



时间:2012-04-18 16:12:27  来源:  作者:

内容提要:

 青岛园林工人在街头种树。早报记者 权义 图
  近日,一则青岛为打造“国家森林城市”而“毁草种树”的消息将该市推向风口浪尖,随即,这一指责升级为市民对一年投资40亿元财政启动“植树增绿

 青岛园林工人在街头种树。早报记者 权义 图 青岛园林工人在街头种树。早报记者 权义 图

  近日,一则青岛为打造“国家森林城市”而“毁草种树”的消息将该市推向风口浪尖,随即,这一指责升级为市民对一年投资40亿元财政启动“植树增绿”工程的深层次质疑。  

  根据今年3月启动的该工程计划,青岛五市七区今年将投入逾40亿元造林,并在2014年建成“国家森林城市”,“五年再造一个新青岛”。据了解,“国家森林城市”是目前国内对城市生态系统的最高指标,青岛今年的计划是栽植景观树、更新补植行道树以及各种乔灌木1000万株,其中80%以上的任务要在5月底前完成。

  去年青岛地方财政收入为566亿元,“植树增绿”工程占到了青岛财政收入的7.2%,如此大规模花费巨大的造林工程,青岛市民质疑此举为何未公开征求意见或召开听证会,而“掀掉草坪”改种树、海边种树是否会破坏滨海景观、以及海边种树是否为形象工程等质疑在当地持续发酵。 

  青岛市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昨天发布消息称,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市民和网友的批评与建议,“已着手研究解决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早报记者 权义 发自青岛 

  昨日,在青岛市南区东海路的海湾广场、五四广场、奥帆广场附近,大量刚被种植的树木上还挂着市民所称的“吊瓶”,有塑料瓶装的,也有袋装的。施工人员说,这是一种黑色的生根剂,主要用来保障树木能够移植成活。 

  东海路是青岛主要的海滨观光大道,根据该市3月份启动的“植树增绿”行动计划,今年青岛计划栽植景观树、更新补植行道树以及各种乔灌木1000万株,而5月底前要完成全年造林任务的80%以上。截至3月底,青岛已新栽培乔灌木约180余万株。目前,东海路的植树工程已接近尾声,工地的一部分路段的挡板上还写着“说了算,算了干”的宣传标语。

  据悉,该计划仅市级财政投入就超过5亿元,主要用于前海一线、环湾路等重点区域的增绿补绿。增绿最大的将是东海路所在的前海一线区域,包括香港路以南近百条大小道路,该区域的“种树方案,要抢在今年5月1日前完工,迎接‘五一’黄金假日”。 

  “植树增绿”行动旨在3年内实现青岛打造“国家森林城市”的目标。“国家森林城市”是目前国内对城市生态系统的最高指标,由国家林业部门验收。这个称号,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森林覆盖率”,对青岛来说,作为北方城市,全市要达到25%以上,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要达到35%以上。

  从2004年起,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启动“国家森林城市”评定程序以来,已有30个城市获得该项称号。

  青岛市林业局局长曹友强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青岛的盖植被覆率约在37%,但在5个计划单列市中还是排名最后,青岛绿色存在量上的不足;另外,青岛的林木品种单一,以黑松、杨树、刺槐居多,存在“冬季缺绿,秋季少果,夏季缺阴,春季少花”的不足。必须大力植树,才能提高获评的成功率。

  “今后我要去哪个乡镇调研,只要看到那里种的树多,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些干部工作出色、是在为民办事。” 2012年2月12日,青岛市委书记李群这样描述对种树的重视,“目前全民种树初步建成了生态林区。对二氧化碳的吸附作用最大的就是大海和森林,我们青岛的海有了,剩下的森林就要靠我们用双手去造。”

  为了实现“森林城市”,超过3000名工人正在青岛市区日夜兼程劳动。青岛市园林局一位要求匿名的员工说,这是青岛“史无前例的种树增绿”方案,也遭到了同样“史无前例”的质疑。

  质疑一:

  毁草种树

  4月4日,青岛网友将汇泉广场草皮被挖的图片上传至网上,直指汇泉广场草皮被挖后将被种植上树木。该信息在网上迅速被各大论坛及微博转发。

  青岛市民付星(化名)表示,汇泉广场是青岛地标之一,如果“毁草种树”是事实,“将毁掉青岛几代人的记忆,也将抹杀青岛历史”。

  汇泉广场原为德国人的练兵场,后建跑马场,位于青岛市市南区文登路中段两侧,是青岛市最大的草坪广场,占地13.43公顷,也是青岛人放风筝的主要场地。

  “毁掉草皮”是市民的“误解”。青岛市园林局局长杨湧称,1997年广场草坪开始播植常绿草,多年来土层板结,草皮严重老化。园林局宣传处的孔处长称,按照植物生长规律,今年植树增绿大行动将对草坪进行更换,去掉了25~30厘米表层土,将换上新“营养土”,种植常绿草。“更换草种初步选用高羊茅(50%),早熟禾(30%)和黑麦草(20%)。其中,高羊茅具有耐热耐湿特性,具有更强的抗褐斑病和叶斑病的能力,再加上细叶和深绿的色泽,更能适应青岛地区的气候条件。”

  4月10日,早报记者来到汇泉广场,施工人员正在清理草皮上的草根,平整土地,撒肥料,近期就将播种,预计在“五一”前,草皮就能够发芽。

  广场附近的多位市民也向早报记者证实,汇泉广场种植草皮确是10年以前的。据园林专家介绍,草皮的寿命一般在8年左右,超龄草皮的维护成本将会增大,超过10年之后,草皮一般要考虑更换。

  质疑二:

  海边种树,形象工程

  东海路是上世纪90年代新建的一条贯通新市区的东西向滨海大道,以“无敌海景”著称。这条曾经获得鲁班奖的滨海大道,多数步行道和周边的公园设计的是嵌草砖和公共绿地绿地。

  “东海路的绿化并不差,再次种树增绿是否有必要?会不会影响到海滨城市的风景。”付星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付星是一位网络公司的负责人,他经常与朋友相约在海边饭馆里吃饭。站在通透的海岸旁边,视野空旷,看着裸露的岩石旁,三两棵黑松树,付星说:“这才是滨海旅游景观的自然风貌。”

  对此,青岛园林局回应称,像东海路等风景宜人的地段,是游客相对集中的地段,代表着青岛的形象,“不少游客反映,夏天到来,香港路没有树荫”;青岛加大行道树栽种数量和密度的方式来完善城区绿化功能,可以逐步解决沿海一线有绿无荫的现状。

  质疑三:

  岩石上种树成活率低

  不过,对于大规模种树,青岛一位规划专家担心能否成活。据其介绍,青岛不同于普通的内陆城市,岛城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建立在山体、岩石之上,尤其沿海,成片的整块岩石。在岩石上种树,树木的成活率,难以得到保障。

  当地一位规划专家告诉记者,青岛市的城市绿化工作雏形出现在1889年,德国人将中山公园视为植物实验场,近1000种的树种在中山公园进行试种。试种的结果是大多数树种并不适合青岛本土生长,成活下来的多为黑松、洋槐等,这些树种依然是中山公园的保留树种。

  2008年4月,青岛市引进了上百棵南方树种——香樟树,3年之后,大多数香樟树枯萎。这名规划专家表示,“青岛市沿海一线,空气包含着盐碱,盐碱对树木的腐蚀,会损害树木体内的细胞,造成树木中毒而死。”

  但青岛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青岛虽然沿海一带地质条件差,但并不是不能种树,施工人员会挖出一个石头坑,这些“石头”坑的侧面和底部并不是完全封闭的,存在着大大小小的缝隙,树木种下去,换上拥有养分的土壤后,树根会在缝隙中自然伸展,生长牢固。

  “在树种的选择上,青岛市今年绿化将主要采用乡土树种,尽可能少用南方树种,已经制定了一个包括30个树种的乡土树种库。”该负责人表示,这些树种,主要包括银杏、黑松、白蜡、法桐、国槐等。

  质疑四:

  间距1米至2米,过密

  在东海路上,行道树间距在2米左右,部分绿地种植的密度在1米左右。香港路行道树,是在原有的行道树中间见缝插针式种植新树苗。

  北京一名园林专家告诉早报记者,行道树的间距一般在4到5米。由于行道树大多是树身矮、枝叶茂密,树间距太狭窄不仅影响枝叶的透气、透风,也妨碍树的根部生长。

  对此,青岛园林局称,由于可用于城市绿化的土地资源越来越少,街头可拓展的绿化空间越来越有限,现在绿化升级改造也是无奈之举。青岛绿化改造的整治目标可以归结为“高大密厚多彩”。

  据介绍,香港路上的中山公园至山东路路口段,将把沿线的嵌草砖改为绿化带,是现有绿化由平面向立体拓展,同时对现有的行道树进行调整、更换等。有条件的道路两侧将加种双排行道树,局部还将加密绿地内植物及行道树调整、更换等 。

  质疑五:

  决策未征求市民意见

  尽管青岛市园林局出面表态,但舆论并未停止脚步。青岛新任市长张新起迎来了市民对他的第一次质疑声浪。

  1956年出生的张新起2011年12月调任青岛,并于2012年3月获任青岛市长。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早报记者,青岛的“种树计划”是在今年2月份市政府办公会上制定的。在这次会议上,张新起要求各区拿出“种树增绿”方案,并提供1~2亿元的财政投入。青岛五市七区今年将投入逾40亿元造林,是历年来财政资金投入绿化建设最多的一年。 

  在青岛采访期间,多位市民将张新起称为“种树市长”,并称这是从网上看来的。网友还挖掘了张新起在青岛之前的执政经历与“种树”的“缘分”。公开资料显示,张新起1997年12月至2001年1月任烟台市委常委、莱州市委书记,2001年1月至2011年11月,历任潍坊副市长、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张新起在莱州期间,先后建起7处花园式公园、20多处街头绿地和10公里环城绿化带,城区覆盖率达40%,莱州于2000年被环保总局评为全国环保模范城市。一位潍坊地产界人士向早报记者介绍,自2003年起,潍坊全面启动了生态市建设,深入开展了“十大工程百个项目”绿化建设,并于2010年被住建部授予“国家园林城市”。

  不过,张新起在青岛的“种树”计划显然遭到了更多争议。针对40亿元种树计划,青岛网民“潘uu”向市长热线、市建委、市园林局拨打电话表达意见,但并没得到实质性回复。事后,她将经历写成文字发在网上,引发热议。“潘uu”对早报记者称,作为一项公共决策,政府应该征求市民的意见。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因涉及到青岛市民的切身利益,青岛市用40亿财政打造“森林城市”需要经过严格的听证、广大市民的参与。他认为,这是“花纳税人的钱,买别地方的树,打造自己的森林”,”非常不妥”,且容易给利益寻租创造空间。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也认为,对于价格或者立法等层面的公共决策,地方政府一般会有听证环节,但对于市政工程却很少有听证。不过,在他看来,种树并不是坏事,各大城市绿化都有欠账,种树反而能够很快提高城市形象。

  汪玉凯则认为,国家应该进行严格控制,否则就有变相鼓励城市间相互攀比的嫌疑,造就更多形象工程。

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资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