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资讯 最新报道 尽在安徽和谐与法网  WWW.AHHXYF.COM


医院是否对这起医疗事件承担责任?



时间:2018-05-06 10:19:28  来源:admin  作者:admin

内容提要:

{核心新闻}:2018年3月28日,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五里牌镇大龙头村圹山下一组村民邓军华因医疗事件死亡,其家属请求新闻媒体为其主持公道,于2018年5月1日,记者在采访时,受害人家属哭诉了该医疗事件的全过程:“被誉称为“全国百姓放心百佳示范医院”的湖南省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于2017年2月20日至同年3月27日短期内三次接收死者邓军华住院治疗,两次通知患者带病出院。因该医疗单位对患者不负责任、不遵守职业操守和医疗机构从业人员应遵守的法律、法规和职业行为规范的规定;从而导致对患者邓军华误诊、漏诊致死,终年五

                 三次住院两次被通知带病出院 始终未见病危通知书却死于医

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是否对这起医疗事件承担责任?

文本框:

{核心新闻}:

 

2018年3月28日,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五里牌镇大龙头村圹山下一组村民邓军华因医疗事件死亡,其家属请求新闻媒体为其主持公道,于2018年5月1日,记者在采访时,受害人家属哭诉了该医疗事件的全过程:“被誉称为“全国百姓放心百佳示范医院”的湖南省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于2017年2月20日至同年3月27日短期内三次接收死者邓军华住院治疗,两次通知患者带病出院。因该医疗单位对患者不负责任、不遵守职业操守和医疗机构从业人员应遵守的法律、法规和职业行为规范的规定;从而导致对患者邓军华误诊、漏诊致死,终年五十一岁。这样对患者不负责任、视人民生命为儿戏的医院不得不让人类担忧……!”

死者;邓军华,于2017年2月20日,因鼻塞、流脓涕、头昏

到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就诊,由该医院五官科接收住院治疗。2月

23日,医方对邓军华进行了全麻鼻内镜下行副鼻窦炎开放术,并

提取了鼻腔内组织进行病理切片检验。28日病理诊断为慢性鼻窦

炎伴鼻息肉,右侧下鼻甲肥大伴炎症形成,右侧鼻腔狭窄,鼻中

隔偏内,支气管炎并肺气肿,脂肪肝。于2017年3月1日,该医

院向患者出具了“经住院治疗,准予出院”的通知。因此,邓军

华于次日出院。

邓军华按照医院的出院通知出院后,感到经住院治疗后病情

死者家属向记者哭诉的图片    

 

没有得到任何缓解,而是在持续加重。因此,于3月5日又住进

该医院五官科接受治疗。于3月14日,医院再次通知邓军华

“经住院治疗,准予出院”。该出院诊断书诊断表明:“患者鼻腔通气好,无头痛、头昏体查;外鼻无畸形,鼻腔粘膜稍充血,右侧鼻窦大量鼻涕痂,鼻中隔无偏曲,鼻窦各窦口开放”。因此,邓军华于当日按照该医院的出院通知出院。

 

 

 

 

 

 

 

 

 

 

 

 

邓军华按照医院再次出院的通知出院

后,感到病情比第一次出院更为严重。因

此,于3月27日再次住进该医院五官科

该图为湘雅医学院病理系会诊报告

 

治疗。于同年4月2日,该医院发现患者

病情转危,才将邓军华第一次住院的鼻腔

病理切片检验资料通过病理诊断远程会诊的方式提交给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病理系,湘雅医院病理科会诊。该会诊结果为:(鼻腔)NK/T细胞淋巴瘤。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收到湘雅医学院病理系和湘雅医院病理科会诊报告的结论后,于2017年4月6日才将患者从五官科转到肿瘤科。并且,医方在患者病情危重的情况下,医方未向患者及家属发出病危通知或转院治疗的建议。因此,于2017年4月9日,即转肿瘤科的第三天邓军华在该医院肿瘤科死亡。

 

 

 

 

 

 

 

 

 

 

 

邓军华死亡后,郴州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对医患双方进行过两次调解,但对医疗事件责任赔偿未能达成双方满意的赔偿结果。记者于5月2日走访了郴州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该委员会组织的医疗专家委员会称对此次医疗事件医方有过错和责任。

根据以上事实和受害人家属提供邓军华在住院期间的相关证据,再结合我们调查采访的综合情况;郴州市第四人民医院系二甲医院,其医疗条件和水平均具备对死者的病情做出准确判断、对症治疗。叫人不解的是为何对邓军华的病例会造成如此结局不得不让人深思!

医院是一个为患者治疗疾病、缓解病痛,促进人体健康,延长生命的专门机构。他们的工作人员被誉称为白衣天使,因为他掌握着患者的生、死命运,对患者应有高度的责任感。

根据以上事实;死者从2月20日住院诊疗到4月9日死亡,共计时为51天,3次入院、两次医方通知患者带病出院。并且在两次出院诊断书的诊断结果中均表明死者无生命死亡威胁。在这里我们质疑的是:

1、死者在死亡前医院两次通知其出院均是在患者病情没有稳定和治愈的情况下要求患者出院。不知医方有何种理由和依据要求患者带病出院?

2、医方是一个二甲医院,完全有条件和水平对死者的疾病做出正确判断。并且死者第一次入院时,医方对其根据病情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检验,均没有诊断出死者死亡的病源。而且有湖南省湘雅医院治疗肿瘤的权威医生罗荣喜先生常驻该医院肿瘤科。换一句话说;为什么自己不能对死者的病源做出准确判断时不交给专业医师审核或会诊后对症治疗?

3、医方是在患者的病情从轻度转危重后才将死者第一次入院诊断检查的鼻腔病理切片检验资料通过病理诊断远程会诊的方式提交给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病理系,湘雅医院病理科会诊。其会诊结果为(鼻腔)NK/T细胞淋巴瘤。医方为何在患者病危的情况下不向患者及家属下发病危通知和建议转院治疗?于2017年4月6日才将邓军华转入肿瘤科,4月9日死亡。

根据以上三个方面的事实;医方对患者的医疗行为和对患者疾病生、死的态度是极不负责的。主要表现在:1、三次住院,两次诊断为一般病情,将(鼻腔)NK/T细胞淋巴瘤误诊、漏诊为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右侧下鼻甲肥大伴炎症形成,右侧鼻腔狭窄,鼻中隔偏内,支气管炎并肺气肿,脂肪肝。2、三次住院,医方两次通知死者带病出院,严重延误了患者最佳治疗时间而导致死亡。3、医方对患者的病情不能做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对初诊和复诊的诊断结论不交专业医师审核、会诊。无准确诊断病源对患者草率治疗,造成人命关天。

根据患者死亡后进入司法程序其家属从委托诉讼代理人处拿回的相关依据表明:

患者的部分病理和长期医嘱及检验报告单均无审核医师签名;

医嘱单上存在医师、护师均无签名的病理资料;

患者死亡后其家属要求医方对死者的病历资料封存,遭医方拒绝;

④在该事件进入司法程序后,死者家属通过诉讼委托代理人调取的证据及事实表明:于4月9 日(即患者死亡当日),死者家属当即复印了死者住院期间的病历资料。在所有的病历资料中均无患者及家属签字、签名。而在2017年5月2日,医方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死者的病历资料)中均有死者签名。患者于4月9日就因医疗事件死亡,难道说患者死亡21天后还能为医方在病历资料上签名吗?真是怪事!荒唐!!!

医院是集高文化、高知识、高责任感、高使命感于一身的机构。该医疗事件发生后,医方不是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加强管理更好地为患者服务。而是篡改死者的病历资料,伪造证据,运用流氓手段掩盖自己的过错行为逃避法律的处罚。真是可叹!可悲!

依据我国卫生部2011年1月14日发布关于《医疗质量安全事件报告暂行规定》,该通知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制定的;该通知明确规定:第二条;医疗质量安全事件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由于诊疗过错、医药产品缺陷等原因,造成患者死亡、残疾、器官组织损伤导致功能障碍等明显人身损害的事件。

第四条;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按照本规定报告医疗质量安全事件信息,不得瞒报、漏报、谎报、缓报重大医疗质量安全事件:

第八条;医疗机构应当自事件发现之时起12小时内,上报有关信息。

而在本医疗事件中,医方严重违背了我国卫生部关于《医疗质量安全事件报告暂行规定》。

   医疗、卫生事业是人类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人的生命大于天!我们的国家是一个社会主义法制国家,无论谁违犯了法律、法规都应当受到应有的惩处。该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中,等待的是法院公平、公正的判决。更希望医疗机构吸取经验教训,重视人的生命!以此事件为戒!

    对该事件的结果我们将继续关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资讯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